兰博基尼娱乐城

2019-05-31 08:14:28新京报 记者:肖玮 编辑:王进雨 徐超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事态蔓延!康得新部分员工今起停工放假,公司给出两条路 - 财经 - 新京报网

2019-05-31 08:14:28新京报 记者:肖玮

欠薪、停工放假,如今在康得新整个体系有蔓延之势。


5月30日晚间,康得新发布兰博基尼娱乐城称,已向员工下发放假安排,将暂停面向长期布局和盈利状况不佳的业务,对于在本次业务调整中涉及的员工,自5月31日起进行停工放假。

而此前,康得新部分盈利能力不强的下属公司已出现停工放假的情况。

3月初完成董事会换届后,包括原董事长钟玉、原总裁徐曙等“老董事”全部离任,取而代之的是康得新“旧臣”肖鹏、“中植系”余瑶以及“宝能系”侯向京等人,加上今年1月张家港保税区指定企业“接管”康得新旗下最重要子公司张家港康得新光电材料有限公司,对其代收代付相应款项,康得新的未来引发业内多种猜测。

一位接近康得新人士表示:“政府现阶段是倾向于对康得新破产重组的。”记者追问具体执行兰博基尼娱乐城时,该人士表示:“目前传言很多,不能确认”。

截至发稿,记者向张家港保税区管委会求证此事,暂未收到回应。

公司下发放假安排,员工每月发1616元工资

5月29日,康得新在职员工李捷(化名)就向新京报记者提供了一份放假安排与协商解除劳动合同政策的文件。文件显示,放假期间将依照《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支付放假工资,为最低工资标准的80%,即1616元/月,而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的欠薪和离职补偿金则将于8月31日支付。


图:康得新员工提供的放假安排与解除劳动合同政策文件



李捷表示:“人力开始与员工谈,让被提交裁员的人员选择放假还是接受解除劳动协议。康得新在张家港以外的部分公司从去年年底就出现欠薪情况,张家港这边的康得新光电和康得新菲尔,年初政府援助了一笔钱,用于1月-3月的工资发放,4月的工资主要是靠我们自己的销售回款得以发放,但也延迟了几天。”

李捷告诉记者,从今年1月开始,约有200多名康得新员工与公司协商解除劳动协议,目前基本都没有拿到补偿,相当于打了白条。承诺补偿的日期一次一次往后推,而仲裁胜诉也没有用,公司基本都没有执行。

5月30日,已有员工开始就上述文件与公司商谈解除劳动协议。康得新某项目员工李瑶(化名)告诉记者称:“我们今天谈裁员了,3月份工资和裁员n+1补偿8月31日给,5月份工资在6月15日和这边员工一起发,4月份工资前几天收到了。”

接连出现债务违约,让康得新的资金链越发紧张。

根据康得新5月30日兰博基尼娱乐城,2019年公司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困难,虽经各方努力,仍出现资金流动性不足的问题。为确保公司核心业务不受影响,并借机调整业务和产品结构,公司决定暂停部分面向长期布局和盈利状况不佳的业务,对于在本次业务调整中涉及的员工,自5月31日起进行停工放假。

4月底,康得新曾披露称,截至4月16日,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涉及诉讼案件共122起,其中被诉金额5000万以上的35件、劳动纠纷59件、其他小额诉讼18件,累计涉及影响金额逾55亿元。

随后,康得新又于5月20日披露新增被诉、仲裁案件共70起,标的金额共计9.3679亿元(涉及欧元按汇率7.7175折算为人民币)。当天,康得新全资子公司张家港康得新光电材料有限公司再新增一起诉讼,标的金额为14.7272亿元。按此计算,康得新涉及诉讼金额逾79亿元。

与此同时,资金导致公司经营生产前端采购原料受限,2019年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比上年同期减少了30.13亿元,营收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5.37亿元和-3.06亿元。对此,康得新表示主要原因是报告期银行账户冻结、营运资金持续紧张致使客户与市场份额流失,造成营业收入大幅下降。

一位接近康得新人士表示:“康得新子公司康得菲尔上周曾出现没交电费停工停电的情况,现在恢复了。年后开工率降到差不多40%,没钱进原材料了。前期我们还有比较充裕的回款,所以也能按时支付员工工资,但后面回款越来越少。今年一季度开工率严重不足,回款也更少。”

李捷告诉记者:“5月15日是4月工资发薪日,康得菲尔人力按时给员工发工资,结果当天就遭到公司的辞退,公司没有什么说法,就是单方解除劳动合同了。”

记者随后与该名人力取得联系,其表示:“的确是这样,我现在不想多说了,处分是不可能撤销了,接下来只能申请仲裁,维护合法权益。”

三地下属公司已停工,“公司目前处于解散状态”

康得新部分盈利能力不强的下属公司,早已出现停工放假的情况,其中包括深圳康得新智能显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康得新智能”)、上海玮舟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玮舟”)、南京视事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京视事盛”)等3家裸眼3D事业群的企业。

据接近康得新智能的人士透露,此次停工放假涉及近50名员工,其向新京报记者提供了一份5月1日停工放假通知。


图:康得新智能停工放假通知



通知显示,康得新智能生产经营业务面临艰难调整,很多岗位开工不足或已停产,大量员工已无工作任务安排,经公司研究决定,对开工不足或已停产的相关岗位人员执行停工放假决定,首轮停工放假自2019年5月1日开始,至公司恢复正常生产。

此外,上海玮舟离职员工董新(化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从去年12月开始,公司就一直欠薪,牵涉约100名员工,公司目前处于解散状态,设备都运到张家港了,上海的办公室在4月底到期后也没有继续续租。”


图:上海玮舟离职员工提供的“欠条”



上海玮舟不少员工为此提起了劳动仲裁。“公司正常经营的时候也就100多人,现在员工基本被公司裁完了,部分研发转合同到张家港康得新。最早去年12月就有人申请仲裁了,现在很多人还是失业状态。”董新说:“上海玮舟是做3D产品的,归属康得新3D事业群,一直被集团统一管理,主要是软件研发、产品、项目、游戏等部门。”

董新表示:“对于欠薪,公司的说法就是没钱,上海玮舟的现金由集团统一支付划拨,每月做预算,货款都是打给张家港康得新光电。”

南京视事盛同样出现了欠薪情况,人数在40人以上。

据康得新离职员工张力(化名)提供的材料显示,南京市雨花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曾于今年对南京视事盛下发劳动保障监察期限改正指令书。该指令书要求南京视事盛足额支付9名员工2018年12月工资共计102679.41元,足额支付35名员工2019年1月工资共计549893.51元。


图:南京人保局的执行通知



南京视事盛离职员工江慧(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人保局的整改通知是我们去举报争取回来的,但公司说没有钱,没有执行。每个人都被欠薪,从去年12月份开始到现在。我们没有什么办法了,半年不发工资,都撑不住了,离职找工作。”

据江慧提供的统计表显示,参与统计的35名员工中,23名员工同意申请劳动仲裁,其余为“待定”。

企查查显示,康得新智能、上海玮舟和南京视事盛分别成立于2016年、2012年和2013年,参保人数为57人、132人和43人。

此外,多位曾在诚盈中心办公的康得新离职员工向新京报记者反映了欠薪的情况,他们大多曾服务于康得新某个孵化项目,归属于北京康得新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新众聚联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不少人从去年11月开始被欠薪,直到离职申请仲裁胜诉后仍未拿到欠薪,目前已有部分员工上诉至法院,进入强制执行阶段。

员工持股无法兑付、被挪用

记者了解到,由于资金链断裂,康得新出现员工持股计划无法按期结算本息的情况。

接近康得新人士江利(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康得新2016年期和2017年期员工持股计划并没有按照当初承诺的兰博基尼娱乐城结算本息,而在2018年8月后离职的员工也无法退回本金。有一部分参与2016年、2017年员工持股计划者,当初在公司承诺保本、违规采用5:1高杠杆的引导下,向银行贷款参与持股计划,至今仍在还贷。”

江利所述情况得到了多位康得新及其下属公司的在职和离职员工的确认。

《》

江利向新京报记者表示:“2014年员工持股计划最后一次收益被康得集团在2018年5月底私自挪用。在我们发现后才承认,后面给我们打了欠条。”


图:2014年期员工持股计划的借款合同



借款合同显示,2014年期员工持股计划已在2018年5月24日清算完毕,收到资管计划分配的投资收益款和投资本金合计6404万元,康得集团在借款合同中表示:“鉴于康得集团流动性较为紧张,康得集团于2018年5月31日将上述投资收益款和本金划转并用于康得集团日常经营”。

李捷告诉记者:“不少员工曾被公司附近的派出所带去问话,当时有个500人的微信群,主要都是一些想为欠薪和员工持股计划申请劳动仲裁的员工。”


注:某康得新员工提供的派出所传唤证和行政处罚决定书



记者试图联系该派出所,截至发稿,暂未获回应。

新京报记者 肖玮 编辑 王进雨 徐超 校对 付春愔

记者联系邮箱:xiaowei@xjbnews.com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金蟾捕鱼街机,星力手机捕鱼,捕鱼达人无限金币版 - 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