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博基尼娱乐城

2019-05-30 11:36:29新京报 记者:陆一夫 编辑:徐超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张海霞谈IEEE禁用华为编辑:科学无国界应与政治脱钩 - 财经 - 新京报网

2019-05-30 11:36:29新京报 记者:陆一夫

张海霞。



5月29日,IEEE(美国电气工程学会)一则邮件被曝光,邮件写到“鉴于美国将华为列入禁止名单,IEEE期刊无法再聘用任何华为的人员在同行评审阶段担任审稿人和编辑。并通知所有目前来自华为的员工停止审稿。”华为被列入“实体名单”的风波最终扩大到了学术圈。

对此,北京大学兰博基尼娱乐城科学技术教授、IEEE NTC北京分会主席张海霞发出《致IEEE主席的公开信》,她表示退出所在的IEEE会员和期刊编委。

张海霞在公开信中表示,“惊闻IEEE下令禁止华为专家参与期刊审稿,这远远超出了一个可以接受学术人的底线,作为IEEE的会员和期刊编委,我必须表明自己的态度:我申请退出我所在的两个IEEE期刊的编委会,并给IEEE候任主席写了一封公开信。这是我个人的态度,与任何其他组织和个人无关,特此声明”。

5月29日夜间,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发表公开信的张海霞。她表示,最关键的问题是学术跟政治脱钩,如果学术跟政治不脱钩的话,谁也摆脱不了这个尴尬。

IEEE暂时没有官方答复

新京报:你给IEEE发出公开信后,有收到他们的回复吗?

张海霞:有一个(IEEE)杂志的主编,他回复称现在去落实这个事情,因为他说没有收到这个邮件,我让他去落实,他还没有回复,其他人还没回复。

新京报:所以现在他们没有跟你们沟通过?

张海霞:对。

新京报:你在编委会里面多久了?

张海霞:六年以上。

新京报:编委会通常有多少个成员?

张海霞:一般都会有几十个,因为稿件量非常大。

新京报:通常来讲华人占的比例高吗?

张海霞:不一定,跟杂志有关系,有些华人很强的领域,华人当然比例就高一点,有些华人不是特别强的领域,比例就低一些,因为它取决于你在这个行业的领导力,你做的科研大家是不是认可,认可就很多,不认可就少。

新京报:你们跟IEEE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是比较松散的状态,还是平时的沟通很密切?

张海霞:其实大家都是会员,在学术组织内,会员关系都比较松散,活动会比较多。像我算参与的比较多的,因为我做过他的分会的主席,参加过很多会议,各方面沟通很丰富。


“二战期间学术交流都没有停过”

新京报:相对来说,IEEE是一个比较单纯的组织吗?

张海霞:非常单纯。这个事情为什么会让大家如此愤怒?因为大家都是科学家,是按科学的规则在一起讨论,而不是按照政治规则在一起。

新京报:在这个事情上,IEEE是不是应该跟大家有一个交代?

张海霞:我认为他们必须要有。因为这邮件是IEEE内部小圈子里发出的,为什么会流出来?证明还是有良心的科学家站出来,因为有良心他才会把这样的不合理的邮件转出来,如果没有良心他就不会转出来。

新京报:据你了解,IEEE在兰博基尼娱乐城科学领域学术地位是怎样的?

张海霞:非常高,在电子兰博基尼娱乐城科技领域,大家对IEEE的品牌是很认可的。但现在出现这样的事,这对大家的挑战很大。

新京报:IEEE这样的举措会对国内的科研工作产生怎样的影响?

张海霞:客观来说是不会产生影响,作为科学家和科研人员,大家该干嘛干嘛,只是以前大家可能都通过IEEE这个平台交流,因为大家比较认可它,如果这件事情属实,那会严重影响它的公平公正性,大家可能不一定会在这个杂志上发表了。

新京报:有一些网友建议建立一个新的组织,你觉得这个方案可行吗?

张海霞:这一次要看IEEE真正的表现了,在过去这么多年里大家都很信任IEEE,它不应该让大家失去信心。我觉得美国的科学家也不是这样的,他们都很有科学操守的。

我觉得目前出现这样的困难,应该解决困难,如果他们不解决困难,当然就会有人挺身而出,因为在国际学术组织来说,哪怕在二战的那么黑暗的时期,学术交流都没有停过,科学家之间的学术交流都在继续,为什么会被这样的事情会打断?

我个人觉得,所有之前我接触过的一些科学家,我相信他们都不会去诚心干这个事情。

最关键的问题是跟政治脱钩

新京报:你觉得IEEE注册地在美国跟此事有关系吗?

张海霞:我觉得不是,其实注册地在哪都没有关系,跟主导的人有关系,跟现在主导的思想有关系。IEEE注册地在美国原来运行了这么多年,不也运行的很好吗?有很多杂志都运行的很好,只是现在开始变成这样,被政治完全控制了以后就很有问题。我觉得最关键的问题是跟政治脱钩,如果学术跟政治不脱钩的话,谁也摆脱不了这个尴尬。

新京报:所以你赞同科研是没有国界的?

张海霞:我觉得科学问题是没有国界的,解决科学问题的方法也是没有国界的,但是科学家是有国界的。你面对的问题如果不是真实的问题,那就不是科学问题,你解决的方法如果不能用来解决真正的问题,那就不是科学问题的解决方法。大家要在一个平台上讨论,所有的科学家能够真正面对科学问题进行讨论,这才是关键。

新京报:华为在IEEE里面的影响力怎么样?

张海霞:我不是华为的,所以我也不知道,但是IEEE是需要华为的。科学家做科研是真正要解决人类的问题,最后要变成产品让大家受益,华为作为一家让全世界三分之一人受益的科技公司,在电信领域以及华为主营的领域,如果华为在行业里没有声音,没有华为参与那些标准的定制又有什么意义?

新京报:今天有一些国内的学者也在反对IEEE的行为。

张海霞:不只是中国的科学家,全世界的科学家现在都在支持和声援华为,我觉得这是在挑战所有科学家的底线。我希望学术跟政治脱钩,让大家真正去针对科学问题开展研究。

新京报记者 陆一夫 编辑 徐超 校对 卢茜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澳门娱乐场,澳门葡京大小,澳门赌博经历 - Welcome